专家呼吁生育政策完全自由化

100名新生儿中有55名是“两个孩子”。全面的两个孩子政策的实施刺激了一些地区新生儿数量的增加。

8月初,烟台市卫生计生委表示,自2016年1月1日全面实施二胎政策以来,今年上半年全市“二胎”出生人数大幅增加,占出生总人数的比例比去年同期更大,甚至超过了“一胎”。

除烟台外,广东、四川等地也存在“两个孩子”多于“一个孩子”的现象。

“综合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后,原计划生育政策较为严格的地区反弹相对强劲,因此在一些地区存在‘两个孩子’人数超过‘一个孩子’人数的现象。

然而,根据数据,“两个孩子”的数量并没有比以前高多少,但是“一个孩子”的出生率已经迅速下降。

“8月10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人口专家和生物统计学博士黄·郑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二孩及以上”2016年上半年,中国实施了全面的二孩政策,这是继独生子女政策之后对独生子女政策的进一步调整和完善。这一影响也明显大于独生子女政策。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月出台的一项全面的二胎政策直接扩大了能够生育两个孩子的夫妇的范围,达到九倍。

今天,全面的两个孩子政策已经实施了一年半。根据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2017年前五个月,全国住院分娩人数为740.7万,比2016年同期增长7.8%。“两个孩子”及以上的比例为57.7%,比2016年同期增长8.5%。

“这表明,今年上半年‘两个及以上儿童’的人数确实高于‘一个儿童’,但也包括‘三个及以上儿童’。

“在8月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人口与生育和自我生育的长期倡导者何亚富表示,在广东等一些人口众多的省份,“两个孩子”的数量比“一个孩子”的数量多得多,目前还没有其他地区的具体数据。

事实上,早在去年,山东、广东、四川等人口众多省份的“二胎”出生率就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山东“二胎”的比例甚至超过一半。

据记者所知,全面的二胎政策一实施,山东的生育愿望就立即被点燃了。2016年,山东人口为177万,相当于全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两个孩子中有63.3%出生。

根据山东省统计年鉴,2016年的出生率达到了199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因此,山东也被称为有两个孩子的“最勇敢”的省份。

今天,这一现象仍在继续。今年前四个月,山东省出生了55.3万人,占第二个孩子的74%。

此外,在湖南省郴州市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上半年,八所医院的出生人数分别为3,546人、5,740人和1,329人,分别占出生总数的33.4%、54.1%和12.5%,第二个孩子占一半以上。

与此同时,江苏连云港市卫生计生委也指出,今年前6个月,有15300人出生时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其中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孩子的出生总人数比例从去年同期的46%上升到54%。

在这方面,山东省卫生计生委估计,今年的出生总数与去年持平,而根据当地情况,两个孩子的比例基本在70%左右。

这一预测大大高于2016年。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新生儿数量达到1786万,其中第二个孩子约占45%,约为800万至830万。

今年下半年,我们将全面放开生育政策。“两个孩子”的出生人数超过了“一个孩子”,政策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然而,我国仍处于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再生产类型。生育政策的调整直接影响生育数量,对总人口和结构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生育政策何时完全放开还有待解决。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出生的人口中“两个孩子”及以上的比例超过45%,比2015年增加了10个百分点以上。

这表明综合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开始显现效果,对改善中国人口结构有一定的作用。

然而,尽管全面的二胎政策将有助于促进中国出生人口的增长,但预计不会持续太久。

原因如下:首先,生育率的累积效应仅在第一年或第二年明显,然后迅速衰减。第二,在“十三五”期间,我国育龄妇女总数每年减少约500万,五年内减少约2500万。第三,尽管近年来我国的两个孩子的数量有所增加,但一个孩子的数量却同时减少了。

何亚富表示,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5年,中国育龄妇女总数和“一胎”出生人数逐年下降,这意味着“二胎”的增加无法弥补“一胎”的减少。

数据显示,虽然2017年上半年出生人数超过2016年同期,但增速明显放缓,“独生子女”比例明显下降。

大多数有“一个孩子”的人都是90后出生的。大多数有“两个孩子”的人出生在70年代和80年代以后。90后出生的人数比后者少。

同时,长期的“独生子女”政策彻底改变了中国家庭的生育观念。

在其他低生育率国家,父母需要强有力的理由不要生第二个孩子,而在中国城市,父母现在需要强有力的理由考虑生第二个孩子,而在农村地区,父母正在效仿城市。这种“独生子女”是常见的默认选择。

黄郑文说,长期低生育率加剧了人口老龄化,导致养老负担沉重和育龄家庭负担过重,进而抑制了生育意愿,这是另一个恶性循环。

对此,何亚富表示,虽然一些地区出台了一些鼓励“二胎”生育的措施,但生育政策尚未完全放开。一些地区仍然对“抢夺两个孩子”的夫妇征收社会抚养费,并仍然惩罚有“三个孩子”的夫妇。有人建议,应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并应采取措施鼓励生育。

根据各地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部分地方已针对因“二孩”而增加用工成本的企业给予政策优惠和奖励;另一方面,建议企业给备孕女性提供用工安全感,给予“二孩”夫妇比“一孩”更长的带薪休假时间,且休假的工资可以适当上涨。根据当地统计局发布的报告,一些地方对因“两个孩子”而增加劳动力成本的企业给予了优惠政策和奖励。另一方面,建议企业为孕妇提供工作保障,给予有“两个孩子”的夫妇比有“一个孩子”的夫妇更长的带薪假期,假期工资可以适当提高。

“即使生育政策完全放开,由于生育积累的释放,生育率只会在头两三年达到或接近更替水平,但峰值出生人口将远远低于1990年代初。

黄郑文预测,到2100年,中国人口将不会超过8亿。计算这一结果时考虑到了计划生育政策自由化对生育率的影响,以及预期寿命的增长和其他因素。这应该说是目前比较科学和有代表性的观点。

在这方面,黄郑文表示希望尽快改变这一政策,出台全面自由化甚至鼓励生育的政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