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离我们有多远

深圳报告居民存款下降。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截至6月底,家庭贷款余额为37.17万亿元,个人存款余额为64.29万亿元,居民存款净额为27.12万亿元,人均不足2万元。

居民们把钱花在哪里了?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蒋超在报告中估计,住宅部门的杠杆率在过去两年一直在上升,2015年达到44%,2016年达到50.6%。

根据他的判断,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导致了住房贷款的大幅增加。住宅部门通过抵押贷款购买房屋,扩大了杠杆。超过75%的住宅贷款是抵押贷款。

“抵押贷款一直是银行的优质资产,不良率很低,但短期内房价上涨过快。

“7月20日,一家上市银行资本部门的人士表示,房地产监管是为了防止居民过快增加杠杆,避免房价继续上涨的风险。

我国的超高杠杆率曾经是经济大坑,杠杆率不会因空而消失,只会转移。

降低企业杠杆和增加居民杠杆是去年的出路之一。然而,居民的短期杠杆增长过快。风险接近美国次贷危机的水平。警报响了。

当杠杆率达到50%时,黑天鹅并不是最可怕的。

近日,《人民日报》表示,为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我们不仅要防范“黑天鹅”,还要防范“灰犀牛”。

什么是灰犀牛?去年,降低超高企业的杠杆率成为当务之急,通过房地产向居民转移杠杆率成为一种出路。

蒋超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住宅领域的住房贷款大幅增加,居民的杠杆率也迅速提高。近年来,住宅部门的杠杆率持续上升,2015年达到44%,2016年达到50.6%。

蒋超的统计口径和计算方法如下:居民部门债务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金融机构信贷资产负债表中居民部门的信贷余额,另一部分是居民公积金贷款余额,居民部门的杠杆=(居民部门信贷余额+公积金贷款余额)/国内生产总值。

有些机构没有公积金贷款的统计数据,所以由于统计标准不同,居民的杠杆率计算有所不同。

7月15日,UIC证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宏观研究员李麒麟在报告中表示,中国住宅部门的杠杆率从2005年的16.86%上升至2016年的44.85%,增幅为两倍半。

天丰证券在其最新报告中表示,中国家庭杠杆率正以惊人的速度上升。

从2006年到2016年,中国住宅部门的杠杆率从11%升至45%,10年内翻了三倍。

与2008年后各国常驻部门的杠杆率相比,中国的杠杆率是新兴市场的2.6倍。

不管是哪种算法,在过去的十年里,居民的杠杆率一直在上升。除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时居民的杠杆率降至15%左右,其余时间一直在攀升,最终达到了危险的高度。

居民杠杆率上升是不断购买和投机的结果。

华南某银行零售贷款部负责人表示,“个人购房贷款利率不高,但近年来土地购买和房地产融资成本有所上升,房价大幅上涨。最终,购买房屋的个人贷款数量增加,导致个人债务的加速增长。

蒋超认为,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导致住房贷款大幅增加,住宅部门通过抵押贷款购买房屋扩大了杠杆。

2016年,住宅部门债务总额为37.6万亿元,其中抵押贷款(居民中长期信贷和公积金贷款)余额为28万亿元,占比近75%。

尽管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住宅部门的杠杆率仍然相对较低,但近年来住房贷款的大幅增加导致住宅部门的杠杆率迅速上升。

根据李麒麟的分析,基于美国和日本的经验,发现杠杆比率的增量价值比股票价值更能反映风险程度。短期内杠杆率的快速上升不仅反映了杠杆率的绝对值,也是经济过热的重要信号。因此,有必要防范住宅行业杠杆率快速上升导致房地产泡沫破裂的风险。

天风证券则认为,单纯用居民部门杠杆率的高低并不能判断房地产价格溃缩的风险,决定房价的不是居民的整体杠杆率,而是购房者的边际杠杆。天丰证券认为,决定房价的不是居民的整体杠杆率,而是购房者的边际杠杆率,而是房地产价格暴跌的风险,而这仅仅是由住宅部门的杠杆率决定的。

目前,房地产泡沫已经达到危险的程度。原因是2006年是美国次贷危机酝酿的时候。今年,美国抵押贷款余额/LTV首次超过美国家庭房地产的总市值。

与中国相比,中国的抵押贷款余额/LTV在2016年也开始超过家庭房地产的市场价值。

“这不是善意的信号。我们不能忽视这个接近极限的信号。

天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警告说,“灰犀牛正在移动。”。

“对住房市场风险的严格控制房地产监管政策比一个接一个更加严格,并且对买卖进行了限制。

当居民杠杆率飙升、房地产风险接近美国次贷危机水平时,这是一项必须采取的严格控制措施。

房地产离灰犀牛有多远?民生证券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差距并不远。

2016年底,中国的LTV抵押贷款利率达到50%,相当于美国2001-2002年的水平,与美国2004-2006年爆发次贷危机前的LTV(56%)相差不远。

2007年,美国家庭的平均抵押贷款收入比率达到101%,在突破这一限制后,危机立即爆发。

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中国的灰犀牛在隐隐约约地移动,但我们离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2006年到2016年,中国家庭抵押贷款支出与收入的比率从33%上升到67%。

为了降低企业前两年过高的杠杆率,用所谓的“浮瓢”来提高居民的杠杆率。现在居民的债务增加得太多了。自今年以来,监管机构尽一切努力加强房地产调控政策,防止居民债务过快上涨,防止房地产泡沫破裂,防止危机爆发,远离灰犀牛。

然而,从长远来看,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未来的居民杠杆率仍然相对较大空。

截至2016年底,中国居民的杠杆率约为50%,但截至2016年底,韩国为91.6%,英国为87.6%,美国为79.5%,日本为62.5%。

然而,在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前,这一比率是60%,远远高于中国居民目前的杠杆率。

苏州证券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住宅部门的杠杆率不高,但过去一年的快速增长需要警惕。住宅部门杠杆率快速上升过程中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可能会对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造成损害。“适度提高住宅部门的杠杆率仍然是去杠杆化的关键手段,但重点应该放在消费信贷上,而不是住房信贷上。

“依靠房地产来提高居民的杠杆率是一颗“速效药丸”,在短期内会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然而,这注定是一条死胡同。只有增加消费信贷,我们才能实现长期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