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处罚急剧增加。

在困难时期,使用重码。

北京市环境监测总队有关官员告诉记者,今年3月至8月,北京市环保部门共检查了8000多个不同污染源,立案615起,罚款1300多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18.2%。

不仅北京,全国各地最近都发出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环境罚款”,最高金额达4.1亿元。

许多地方已经明确表示,环境保护工作需要高压执法和问责。

以广东省佛山市为例。本市规定,对环境违法行为依法处以罚款的,应当按照上限实施行政处罚。

处罚力度的加大也引起了一些被处罚企业的质疑,其中一些企业甚至将当地环保部门告上法庭。

然而,公共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Ma Jun)告诉记者,目前的环境处罚金额仍不高于企业的非法成本,这一目标预计要到明年新的环境保护法实施后才能实现。

金紫音(北京)餐饮有限公司通州分公司(以下简称“金紫音通州店”)因油烟净化器不运行而被罚款5万元。

今年2月20日,北京遭到严重雾霾袭击。因此,对空空气严重污染发出了“黄色”警告,第二天又升级为“橙色”警告。

在这种情况下,通州区环保局开始对辖区内的污水处理单位进行专项执法检查。

2月22日,执法人员在检查金紫音通州店时发现,油烟净化器没有在正常的商业条件下运行,排放的油烟直接污染了大气环境。执法人员当场做了检查记录,并拍照取证。

根据行政处罚程序,通州环保局于3月3日询问了金紫音的通州店,并于4月举行了听证会。

最后,5月30日,通州区环保局对金紫音通州店发布行政处罚决定,并处以5万元罚款。

这5万元罚款只是北京众多环境罚款之一。

自今年3月实施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严格的雾霾控制条例”的北京空气污染防治条例以来,北京已将每月的第一周指定为“特别空气污染执法周”,以重点开展特别空气执法行动。

市环境监测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截至8月执法周结束,过去6个月执法人员实施的处罚总额已超过1300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18.2%。

北京市环境监测总队相关官员表示,在被处罚企业中,餐饮、住宿、洗浴等服务业违法企业数量最多,占33%,大部分违法行为为“无废气处理设施或异常运行”。

今后,在9月开始的大气执法专项周期间,北京环保部门将重点关注印刷和干洗行业的废气排放,城管部门还将对建筑工地粉尘排放、道路散射、露天烧烤、露天焚烧等进行专项整治。

乱世用重典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北京市环境执法工作力度进一步加大,单笔平均处罚金额由去年的1.19万元提高到今年的2.23万元,增长了88%。北京市环境监测总队官员表示,今年以来,北京市的环境执法力度进一步加强,平均处罚金额从去年的1.19万元增加到今年的2.23万元,增幅为88%。

惩罚的上限也提高了。例如,对于挥发性有机污染物,不提供处理设施的最高处罚为5万元。新的航空条例规定,只要不在附件空内,最高罚款为30万元。

仅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就有50多人因为这种非法行为而受到惩罚。

7月7日,北京对北京巴布科克威尔科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帕维尔公司”)的违规行为处以最高60万元罚款。

相比之下,环境保护部发布了更高的罚款。

6月11日,环境保护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惩治2013年脱硫设施存在突出问题企业的通知》。由于脱硫设施存在突出问题,华润电力等19家企业因脱硫电价或回收排污费共被罚款4.1亿元。

在其他领域,除罚款外,有些还追究污染企业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6月30日,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法院判决了一起环境污染案件。被告浙江汇德龙印染化工有限公司被罚款2000万元。同时,主要罪犯严海星和潘方得被判处4年至6个月有期徒刑。

惩罚将会加重,效果将会立即显现。

北京市环境监测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帕维尔公司在收到60万元罚款后,明显加快了密封喷漆室的建设,现已投入使用。

企业质疑环境处罚的突然增加,这也导致一些企业受到处罚。金紫音的通州店对通州区环保局提起了行政诉讼。

通州店的金紫音员工表示,通州区环保局在检查期间没有进行烟尘排放检测,也没有出具任何烟尘排放浓度的证明。它直接判定企业超标排放,仅通过目测就污染了大气环境,这是没有充分证据的。

同时,金紫音通州店在检查期间立即打开油烟净化器,并采取积极措施完成整改。但是通州区环保局没有给他们一个改正的机会,仍然按最高5万元处罚他们,太重了。

“我没有带任何设备来检查,也就是说,通过主观假设,没有数据超过标准。作为一个企业,它肯定不是很被认可。

”金紫音通州店工作人员说,“我希望行政机关能把行政处罚数据公开。

”对此,通州区环保局工作人员表示,测试设备没有使用的原因是金紫音通州店油烟净化器当时没有运行,所以没有必要测试。

根据油烟排放标准的规定,无组织排放的油烟,如直接排放,应视为超标排放。

设定上限的原因是,金紫音通州店的违法行为发生在城市空重瓦斯污染紧急“橙色”预警期。违法行为严重,影响恶劣,对环境造成极大危害。

惩罚的目的也是让所有人,包括企业、社会机构和每个公民,意识到这种行为的严重性。

7月23日,通州区法院裁定通州区环保局执法行为不当,驳回原告金紫音通州店提起的诉讼。

中国公益诉讼网总编辑李刚告诉记者,在这种情况下,通州环保局的处罚是在其酌情范围内做出的,是合理的。

从污染控制的角度来看,加强执法也是一件好事。

马军告诉记者,根据他从与企业接触中获得的信息,事实上,大多数企业并不反对加大环境处罚力度,只是希望政府能够避免“选择性执法”。

企业普遍希望有一个公平的环境,而不是有时严格,有时松懈,或政府利用权力在中间寻租等现象。

总体而言,马军认为,环境处罚的增加已经发出了企业环境违法成本增加的明确信号。

然而,似乎很难说这一成本是否真的高于非法成本。

根据现行法律法规,从理论上讲,环境处罚的金额不高于企业的违法成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