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如何“动刀”

7月15日,国务院SASAC宣布将对6家中央企业启动第一批“四项改革”。其中,中粮集团作为唯一入选的食品企业,将率先测试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改革。

虽然最终计划在获得批准后才会公布,但中粮集团已经给出了四大改革方向,包括国际化的整个产业链、引入外部资本、业务部门分拆上市、引入职业经理人。

纷繁复杂的中粮工业王国涉及许多领域。仅仅合并和重组其业务部门就足以让它保持忙碌。现在,它不得不承担起“标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重要任务,恐怕还要经历更复杂、更艰巨的考验,如人员调整和管理机制的变革。

中粮集团为什么会被列入国家发展投资公司、中粮集团、中国医药集团公司等SASAC六大中央企业启动的首批“四大改革”试点中央企业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中粮集团不仅是唯一一家食品企业,也是唯一一家被选择进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重组的样本企业。双重测试给中粮集团带来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

SASAC发言人、SASAC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彭华钢表示,试点企业的选择主要是基于试点工作的需要。选择是根据试点工作的情况进行的,近年来改革力度比较大,效果比较好。

然而,对于中粮集团将如何率先重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该行业仍有一个很大的疑问。

此前,有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华润集团最初被列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考虑名单。然而,今年4月,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因严重违纪被调查。随后,审计委员会发现华润集团存在许多问题。SASAC将这家陷入困境的中央企业从名单中删除,取而代之的是中粮集团。

当改革被选定时,中粮集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相当自信。

“中粮集团近年来一直在积极进行改革和探索,如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推行试点董事会,探索投资公司式管理。企业重组和上市,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得到积极分配;经过不断的业务逻辑梳理、优化和调整,中粮集团基本形成了以粮、油、粮为核心业务的投资公司型组织结构,并已形成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雏形。

据统计,中粮集团在2005年至2013年间完成了近50项并购,投资146亿元。

特别是自今年收购Nidra和Noble Agriculture以来,整个产业链已经延伸到主要的国际粮食产区。

中投公司高级研究员郑钰洁表示,重建一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必须满足至少四个条件,即企业集团的规模必须在100亿元至500亿元之间。大部分实体企业被纳入产权清晰的上市公司。流动资产的大部分;有跨行业股权投资。

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具备资本市场的长袖技能、丰富的实践经验和以上条件。

中国企业改革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进告诉记者:“中粮集团在食品行业基本上处于中央企业的寡头垄断地位。成为试点企业后,将为业内80%的企业设定基准。可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建筑、医药等其他领域不同,将会出现许多中央企业并存、竞争更加激烈的局面。如果改革涉及人事调整等问题,调整将非常麻烦。

“业务重组非常困难。中粮集团表示,此次改革需要在SASAC的指导下,根据企业的具体情况制定试点方案。

目前,一个具体的计划正在制定中,“具体计划通过后,我们会及时与您沟通。”

至于未来改革的雏形,中粮集团表示将从国际并购、引进非工业资本、业务分拆上市、引进职业经理人等几个方向着手。

目前,中粮旗下拥有中国食品(00506)、中粮控股(00606)、蒙牛乳业(02319)、中粮包装(00906)四家香港上市公司和中粮屯河(600737)、中粮地产(000031)、中粮生化(000930)等三家A股上市公司在内的7家上市公司中以亏损状态居多,如果按照中粮自曝的改革方向,未来还将继续对旗下业务板块进一步分拆上市,将如何解决老问题和迎接新问题对其来说是一个棘手的挑战。目前,中粮在香港有四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中粮(00506)、中粮控股(00606)、蒙牛乳业(02319)、中粮包装(00906),以及在a股交易所上市的屯河(600737)、中粮房地产(000031)、中粮生化(000930)等七家上市公司。如果遵循中粮集团的改革方向,未来将继续进一步分拆上市。中粮集团要解决老问题,迎接新问题,将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中粮而言,当前的主要困难将集中在其子公司的重组和上市上。

中粮不缺乏资金,海外并购也不是大问题。

凭借自己的平台和品牌,也可以引进外部资本和职业经理人。

然而,其业务部门的重组和上市将面临一系列困难,如股权调整、业务调整、财务验证和管理。此外,它的大多数公司都有亏损。进一步分拆上市将很难符合中国证监会关于企业财务和盈利能力的规定。

“中粮集团的国有企业背景可能成为未来改革进程的障碍。

郑钰洁说,“投资公司作为金融业的主体,对企业文化、人员素质、企业管理和组织架构都有更高的要求。中粮集团作为国有企业背景,近年来积极进行改革和探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探索投资管理模式,实施并购,但难以抹去原有的官僚氛围,提高效率,始终与市场疏远。

与此同时,李进还警告称,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的前提是SASAC和中粮董事会权力下放,将政府职能与企业职能分开。

如何下放权力以及下放权力的程度需要做好准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