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融资新的低贷款记录

2月12日,央行发布的2018年1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1月份新增社会财政3.06万亿元,同比增长6367亿元,为近三年来最低水平;社会财政收支增长率从12%降至11.3%,为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同时,1月份实体贷款增加2.69万亿元,同比增加3800亿元。1月份,金融机构贷款增加2.9万亿元,同比增加8670亿元。

根据蒋超对海通证券的分析,从结构角度来看,表外非标准融资在强有力的金融监管下受到了显著抑制。1月份,新增委托、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仅1,178亿英镑,同比增长1.1万亿英镑,这是社会金融的主要拖累。

海通证券分析报告(Haitong S ecurities Analysis Report)认为,一方面反映了年初银行的信贷冲动依然存在,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反映了融资需求从资产负债表外向资产负债表内的转移。

融资表外回表内融资渠道大挪移详细来看,1月新增信贷中,居民中长贷增加5910亿,短贷增加3106亿。具体而言,一月份新增贷款中,居民长期贷款增加5910亿元,短期贷款增加3106亿元。

对此,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认为,住宅领域的融资需求仍然强劲,可能是受去年银行配额限制导致贷款需求积压的驱动。

1月份企业长期贷款增加1.33万亿元,同比增长2500亿元。考虑到非标准融资的下降,企业部门的总体融资大幅下降。

信贷的高速增长主要是由于金融监管更加严格后,融资需求从表外转向表内。

蒋超认为,受企业和非银行存款复苏的推动,M2 1月份同比增长率升至8.6%,但仍处于历史低位。

在18年来控制宏观杠杆率的政策背景下,整体融资环境趋紧,这将继续影响货币创造。预计M2将保持一位数的增长,成为新常态。

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分析显示,2018年1月,虽然贷款规模创下新高,但新的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大幅萎缩,反映出在收紧监管政策的影响下,表外融资需求向表内融资需求的大规模转移。

从新增人民币贷款占社会金融的比例来看,2017年这一比例仍将保持在75%以下。

截至2018年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占社会金融的比重跃升至88%的高位。

从表外融资来看,2018年1月监管政策的收紧大大降低了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的规模。

2017年12月22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信贷业务的通知》,将银行信贷业务的定义扩大到表内和表外资本和收益权,不允许通过信托渠道规避监管指标。

2018年1月5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要求信贷资金和资本管理资金不得参与“委托贷款”业务,委托贷款资金不得投资资本管理产品或投资禁区。

监管政策的变化引发了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的调整。2018年1月,新增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规模分别为-714亿和455亿,比上个月分别下降1315亿和1790亿。

兴业研究(Societe Generale Research)在其研究论文中指出,2018年1月,金融机构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2%,比上个月增长0.5个百分点,而社会融资存量增速同比下降至11.3%,比上个月下降0.7个百分点。

在严格监管的环境下,贷款余额增长率与社会融资存量增长率之间的差异可能成为2018年的常态。

沈万鸿源证券公司的孟向娟在一份分析中表示,1月份新增人民币3.06万亿元,同比增加6300多亿元。其中,人民币信贷同比增长3700多亿元。

社会融资和信贷的差异表明,表外融资正在严重萎缩。纳入社会融资的三项表外融资总额仅为1178亿元,同比增长1.13万亿元。这表明,自年初以来,许多限制表外融资的监管政策已显示出快速的效果。企业面临表外融资困难,再次转向表内信贷融资,这是新增信贷大幅增加的重要原因。

企业债券融资增加1194亿元,同比增加1700多亿元,表明企业表外融资需求也部分涌入信用债券市场。

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的分析报告从更宏观的角度指出,中国社会融资过去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长期增长率,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确保利息偿还,二是确保经济增长。

然而,一个简单的计算表明,2018年用于经济增长的社会融资是不够的。

例如,去年的社会金融增长率为12%,假设平均融资成本为6%,那么再有6%的融资增长就可以保证真正的经济发展。

社会融资规模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这意味着12%的货币对应于经济增长,这足以支撑国内生产总值约7%的增长和工业价格6.3%的大幅上涨。

然而,如果今年社会金融的增长率降至10%,扣除去年的6%的利率,考虑到社会金融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乘数效应超过2倍,最多只有8%的资金可用于经济增长。如果国内生产总值6.5%的增长率和3%的物价涨幅仍然得到支持,这是不够的。

因此,未来只有三种可能性:要么去杠杆化被推迟,社会金融增长率将升至12%以上。要么接受经济下滑和经济衰退,要么接受通胀大幅下降;要么打破僵化的支付方式,允许大规模违约发生。

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表示,相信政府去杠杆化的决心,不相信经济增长会停滞,因此打破新汇率和大量信贷违约的概率相对较高。

从微观角度来看,18年来,非标准融资大幅缩水,信用债券也大幅缩水。然而,今年和明年是信用债券和非标准到期日的高峰期。例如,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信托贷款将到期3.4万亿元,信用债券到期4.9万亿元。

然而,由于资产负债表上银行贷款的资本约束,必然会有大量中小企业无法获得银行贷款,从而增加了偿债的信用风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