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朝鲜:安理会是“稻草”吗

■3月2日,马晓霖,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一项决议,对朝鲜连续进行核试验和发射卫星实施额外处罚。

这是自20多年前朝鲜核危机爆发以来,国际社会对朝鲜实施的最严厉制裁,目的是迫使朝鲜遵守《核不扩散条约》和安全理事会的几项相关决议。

问题是,恐怕这不会是粉碎朝鲜核野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我们不改变解决朝鲜核危机的方向和思路,恐怕很难说服朝鲜。

全面制裁根据这项决议,联合国会员国必须对朝鲜所有进出口货物进行强制检查,并拒绝违禁车辆入境或停车。对朝鲜实施金融封锁,不与朝鲜进行金融交易;限制煤炭、黄金、铁、钛、钒等战略物资的出口;禁止向朝鲜供应航空空燃料;来自朝鲜的16名个人、12个实体和31艘船只被列入制裁范围。要求朝鲜放弃其化学和生物武器计划……与前四轮制裁相比,最新的决议显然是全面和强制性的,这将导致朝鲜航空公司空的正常运营受到严重挫折甚至瘫痪;朝鲜将失去一半的出口贸易,并面临更严重的外汇短缺。全面的武器禁运将迫使朝鲜只能依靠独立的研发和生产来维持自己的武器工业和武器装备。对进出朝鲜的运输工具进行强制检查将极大地影响朝鲜的对外贸易和交流。金融制裁将切断朝鲜与外界的金融联系和业务扩张,使其成为“金融孤儿”

过去,朝鲜受到两方面的国际制裁,一方面是联合国安理会实施的,另一方面是美国、韩国、日本和其他盟国实施的。

自2006年以来,安全理事会先后通过了第1718、1874、2087、2094、2187和2200号决议,敦促朝鲜停止发展核浓缩和弹道导弹相关项目,并实施日益严厉的制裁,特别是2013年第2094号决议,对朝鲜相关部门、机构、公司、实体和人员实施制裁,包括冻结资产、限制旅行、禁止相关物项、材料、设备、货物和技术的进出口,甚至对奢侈品实施禁运

安全理事会的制裁基本上反映了国际社会防止或推迟朝鲜获取核武器和运载能力的战略计划的集体意愿。

美国、韩国、日本和其他阵营实施的单独制裁伴随着政治要求,迫使朝鲜经济和人民生活全面恶化,并导致该政权解体。

大国之间的游戏围绕着对朝鲜的制裁展开。大国之间的动机也有所不同。与美国和其他走私非法货物的国家不同,中国和俄罗斯主张不滥用安全理事会的权威,不扩大对朝鲜的制裁以避免影响其正常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加剧已经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更不用说旨在推翻朝鲜政权,但也尊重朝鲜的合理关切,包括其自身的安全需求和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

这种差异一直是大国之间在朝鲜核危机上的摩擦点。

西方媒体认为,正是由于这种差异和朝鲜的各种逃避,安理会的制裁总是在放松之前就收紧,从而大大降低了制裁的效力。

然而,近年来东北亚的地缘政治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尽管中国劝告,朝鲜退出停战协定和中国领导的“六方会谈”,并坚持其拥有核武器和战略导弹系统的企图。

自金正恩上任三年以来,双方高层交往几乎完全停止。

在对朝鲜失去有效影响力的背景下,中国首次公开将双边关系定义为“正常国家关系”。它不仅减轻了美国和其他国家将责任转移到中国的压力,也改变了对朝鲜的压力,试图迫使朝鲜遵守安理会决议,回到谈判桌前。

相反,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是在曲折中推进的。中韩关系全面发展,达到历史最佳阶段。中国新领导人第一次访问朝鲜半岛时没有选择平壤,而是选择了首尔,并改变了历史记录。

所有这些变化使朝鲜陷入越来越深的困境,它冒险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发射了一颗新卫星,引发了这一轮朝鲜核危机。

安理会决议草案是美国提出的,得到了中国的理解和支持,这表明中国不会容忍其负责任的态度。

今年2月,美国国务卿克里访问了中国,随后是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此前,中国特使也先后访问了韩国和日本。

这些多边外交活动旨在讨论如何发布更严厉、更合理的制裁,让朝鲜为其行为付出代价。

安理会新决议经过一周多磋商和讨价还价,表决时又应俄罗斯要求做了最后修订,本身就表明事态的微妙和复杂,也说明朝核危机的较量,决不停留在朝鲜半岛和核扩散的框架内,而是带有明显的大国力量博弈和地区格局变动的烙印。经过一周多的谈判和讨价还价,安理会的新决议终于在俄罗斯的要求下得到修改。这本身就表明了局势的微妙和复杂。它还表明,朝鲜核危机的竞争永远不会停留在朝鲜半岛和核扩散的框架内,而是带有大国之间权力博弈和区域格局变化的明显印记。

地缘安全危机朝鲜核危机的实质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正如美国政治分析师丹尼斯·艾特尔(Dennis Eitle)几天前所说,关键在于“美国拒绝朝鲜要求缔结直接和平条约以结束朝鲜战争的呼吁,从而迫使朝鲜保持自卫姿态,拒绝单方面裁军”。

俄罗斯专家沃龙佐夫(Vorontsov)最近更明确地指出,“朝鲜必须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这样做,因为针对华盛顿的政权已经相继倒台,包括使用武力来实现这一目标。

国际法不足以保护小国免受美国领导的强国的政治意愿的伤害…朝鲜一直强调这一原因。

“美国的战略计划显然不在于与朝鲜关系正常化,而是在不能直接推翻其政权的前提下,维持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从而为其驻韩日部队提供弹药,并为其顺利实施亚太“再平衡”发挥杠杆作用。

朝鲜的核试验及其与美国及其地区盟友的不懈军事演习构成了相互制衡、相互杠杆和相互流通的局面,导致朝鲜核危机走向死胡同。

朝鲜不仅害怕美国的颠覆计划,而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保护缺乏信心和理由。它下定决心试图拥有核武器和战略导弹,通过核威慑实现恐怖平衡,最终达到保护政权或迫使美国做出让步的初衷。

在安理会通过新决议的前夕,韩国总统朴槿惠发布了一份国家政策报告,回顾了过去几十年他对朝鲜绥靖政策的得失,誓言将采取一切强硬措施迫使朝鲜改变路线或推动政权更迭。

这一立场被视为韩国的颠覆性政策和战略变革,终结了金大中提出的“阳光政策”,必将对朝鲜半岛局势产生严重影响。

此外,由于国际社会无法阻止朝鲜试验核射弹,韩国和日本对核武器研发的呼吁正在逐步增加,这将进一步加剧东北亚的核扩散和地缘安全危机的风险。

多年的国际制裁表明,贸易封锁和经济制裁不能改变平壤当局的决心。经济困难和普通人的艰难不会影响他们显贵的迷人生活。

历史上最严厉的制裁能持续多久?有些人希望这是征服朝鲜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它能否扮演预期角色并在朝鲜引发新一轮战争边缘游戏,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对朝鲜核危机的“不战不乱、不核”的三条红线,如果都能够坚持下去,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和考验。

发表评论